9日晚,著名音樂人高曉鬆在北京東城區,因醉駕發生追尾事故,造成4車連撞,4人受傷。據警方血檢,他的血液中酒精含量達醉駕標準3倍。(法製晚報5月10日)

娛樂圈的鬧騰,向來是社會喧囂的鏡子:前不久,明星吸毒,讓其形象掃地,公共人物的道德準繩也飽受熱議;而今,音樂人高曉鬆的醉駕撞人,無疑在推波助瀾,將明星的道德線又推上公共議程。

醉駕,早已是社會公敵。暴殄生命的慘烈後果,“弄權炫富”的符號化想象,讓醉駕成為法治的矛頭指向,輿論的眾矢之的。在為禍不淺的惡果、沉痛不堪的教訓下,醉駕入刑,也已寫進法律中。對醉駕采取“重典思維”,以懲前毖後,從法律層麵得到了呼應。9日,北京“醉駕入刑”首例還以危險駕駛罪,被宣判數月。

明星與醉駕的“聚結”,自然尤具眼球效應。除了娛樂性,它更富社會啟示的價值。公眾的殷切關注,不外乎兩點:一是明星犯法,能否與“庶民”同罪?二是明星醉駕產生的直接傷害與負麵引導。

高曉鬆醉駕,已危害公共安全,在“圍觀推動正義”的語境裏,承擔刑責是無可避免的法律回應。法律懲處的輕重,關乎司法的公信和人們的公平向往。

明星醉駕,在法律懲處上當與平民一視同仁;但究其影響,則遠非普通人醉駕能“等量齊觀”的。明星們既然占有廣泛的社會資源,角色期望就異於常人,道德底線上移,是必要的權利讓渡。換句話說,他們的道德自覺,理應高於普通人。畢竟,若是他們行為不端,負麵引導不可小覷,某些“粉絲”們會盲目追捧,甚至效尤。而是非混淆、價值失向,對社會道德秩序的確立來說,不異於隨時爆發的隱患。

高曉鬆近年來風頭日勁,拍電影、做音樂、做評委,十分活躍,擁躉甚眾;當然,為他贏得聲譽的,還有他的口直心快、嫉惡如仇的個性。他痛斥娛樂圈魚龍混雜,感歎“吸毒”太墮落;在藥家鑫事件上,他又怒斥藥家鑫漠視生命,希望“替天行道”……他站在道德製高點上的指點,高調而坦蕩,讓他在名譽的稻田中豐收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