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去升龍國際參加街舞比賽,有齊舞和單人PK。在單人對決時我想:“反正我也不想比了,出小招讓他贏了算了。”很快我就輸了,我去裏麵換衣服,走人。

到家了,爸爸準備回單位去上班,走之前媽媽問:“你有什麽東西忘帶沒?”爸爸說:“沒有。”媽媽又說:“鑰匙帶沒?”爸爸說:“帶了。”

“衣服呢?”

“帶了。”

“哦!沒了,你走吧。”

“那我走了,餘明哲再見。”

我頭也沒回地說:“再見!”

爸爸關上門下樓了。

爸爸還沒到樓下,媽媽突然說:“還有一件東西忘帶了。”說著趕緊去拿。

我問:“什麽東西?”

媽媽說:“給馬浩哥哥買的褲子,讓爸爸給他捎回去。”

媽媽讓我趴在窗台上大喊餘耀,我立刻趴在窗台上大喊:“餘耀……。”爸爸還沒到樓下,我繼續趴在窗台上看,這時媽媽也過來了。我看到了爸爸,又再次大喊起來:“餘耀……。”爸爸聽見了,抬頭問我:“幹什麽?”媽媽說:“我給馬浩買了條褲子,你給他捎回去吧。”這時我看見媽媽要把褲子從窗戶扔下去,我急忙把衣服搶過來說:“我來扔,我來扔。”爸爸說:“你往外扔點兒,別扔到樓下空調上了。”我想:“我一定會扔到地上的。”我輕輕一扔,啊!正好落在樓下的空調上。

媽媽埋怨我說:“叫你別仍,你非扔,這下可好,落到人家空調上了吧!”媽媽問爸爸:“這可怎麽辦?”爸爸說:“你去三樓看人家有沒有人,有人了拿出來。”媽媽到樓下敲了敲門,沒有人。爸爸說:“那我先不拿了,等晚上樓下鄰居回來了,你再把它拿上來,下次再捎回去吧。”媽媽不樂意,說:“找個長點的東西把它撥下去。”說完媽媽便去陽台忙碌起來。我很好奇跑過去看,媽媽正在把三根棍子接在一起,我也幫媽媽找了一根說:“如果不夠長,把這根也加上。”這時我爸爸上來了,說:“至少要三米長才可以。”我看了看大約夠三米,爸爸也說:“嗯,差不多了,好像可以夠著了,我去試試。”說完爸爸就拿著棍子去試,正好能夠著,褲子“唰”掉了下去。爸爸讓我趴在窗台上看著,別讓人家拿走了,說:“如果看到有人撿,你就叫,那是我扔的。”媽媽開玩笑地說:“你扔的還不讓人家撿。”我隻好趴在窗台上看著,爸爸飛快地向下跑去把褲子撿了起來。

唉!真驚險,下次我可要三思而後行啊!

 

河南省鄭州市二七區大學路小學三四班三年級:餘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