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相冊裏,有一張珍貴的全家福。全家福對同學們來說一定是很普通,但對我而言,卻珍貴無比,僅此一張啊!

我爸爸是個大忙人,經常出差,不在家。什麽滿月酒、什麽家庭聚會通通缺席,偶爾在家吃頓飯,但那頓飯一定會很忙。因為總會有電話聲在響,那鈴聲讓人偷討厭,甚至不舒服。有時候,我會覺得爸爸不在家,吃飯會更安靜些。

在我外公的“六十歲大壽”的宴會中,爸爸居然出席了。但我以為也和在家吃飯一樣,那鈴聲會像鬼般地纏住爸爸,但出人意料的是:爸爸把手機關了。爸爸、媽媽和我在宴會上,都笑得如怒放的花朵般美麗,彩虹般多姿多彩。在吃飯前夕,我特意叫外公為我照相,我我們一家三口拍下幸福的時刻、美麗的瞬間。在那張照片中,我們三人的笑容不是虛情假意,而是每個笑容都是那麽天真無邪啊!我還特意把那張照片拿去過放大呢。

每當我想起爸爸是,隻要拿出照片,腦海中就會出現那個畫麵,心中就會感受到父親在我身邊。

此時此刻,我不再覺得那鈴聲是鬼,而覺得那鈴聲是那樣的悅耳、動聽,因為他證明了我爸爸十分能幹,我為此而自豪、驕傲!

時光匆匆,彈指間,我已經從一個愛哭鼻子的小女孩,變成一個擁有理想懂得把晶瑩的淚珠藏抑在深處的女生,成長的過程中,流逝的隻是時光嗎?

翻開那本塵封已久的相冊,任思緒流動其中,我終於明白,流逝的最多的則是兒時如歌的歲月。

不經意,我的目光觸到這一張照片,這是一張極其出眾,對於我來說非常珍貴的老照片。照片中的我和姐姐把手一其伸向蔚藍的上空,迎接那一顆耀眼的滑動的煙火。

記得,那是春節的時候。由於爸爸工作的需要,我們要離開故鄉,離開爺爺奶奶。小時任性的我,一想到要與夥伴們分別,就躲在小屋裏哭個不停,就連春節也是悶悶不樂的。爺爺奶奶明白這將是在故鄉的最後一個春節,為了讓家庭氣氛活躍,鼓勵爸爸買來煙花。爺爺竟然唱起了多年來一直沒唱過的京劇。

我不明白,離別的時刻,為何這般熱鬧。

爺爺奶奶千叮萬囑,希望我和姐姐勤奮努力,給家人爭光,還送我們每人一首小詩。

爸爸放起了煙火,望著那空中蕩漾的迷人的星火,我和姐姐興奮的把手迎向天空。就在那一刻,相機留下了這永恒的美麗瞬間。

就在我們回過頭的一刹那,我驚呆了,全家人齊刷刷的站在那裏看著我們,就這樣注視著,沉默的空氣也忍不住變成了雪花翩翩飛舞。

從家人的目光裏,我似乎看到了那股暖暖的愛的河流;那條長長的情的絲帶;那個硬硬的岩石般的希望。

誠然,歲月如歌而過,但兒時就已埋下的真情與希望卻還存在;縱然,海枯石爛,那深情的目光將永遠是我前進的動力。

這張乘載希望的照片不僅記下了我兒時的笑臉,還記下了故鄉燦爛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