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沉重的課業負責,校方推出種種減負措施,可收效不大,麵對一群群充滿活力的少年,校長作了一次“善待自己”的重要講話,講話的內容令人振奮,掌聲此起彼伏,俊把手都拍麻了,心中別提有多開心。

俊興衝衝地跑回家,習慣性地打開書包,掏出一本本厚重的作業本,剛準備舉起筆時,他想起了校長的重要講話,“對呀,要善待自己呀!做功課總會讓我感到巨大的壓力,既然這樣,我還是‘乖乖’地聽校長的話。善待自己嘛!”

俊把作業推向了一邊,心裏確實輕鬆了許多,掏出抽屜中“塵封”已久的遊戲機,心想:“要善待自己,現在可是21世紀了,是社會主義社會,又不是封建王朝,那樣刻苦不是對我身心的‘迫害’嗎?玩玩遊戲,享受科技的美好,多好!”他津津有味地玩了起來,心裏興奮極了,開心、放鬆、過癮,好久沒有善待自己了,俊不禁說了一句:“校長真偉大”。

一個美好的夜晚一下子就過去了,俊看看時間,啊,十點了,揉揉眼,迅速進入了甜美的夢境,在夢中,他夢見自己進入了一個自由的小島,沒有老師,沒有作業……

第二天去上課,俊又感到,這上課怎麽這麽難受,對自己精神的壓迫呀!幹脆,趁現在補充睡眠,老師因俊的反常行為而大跌眼鏡,不過俊的學習總是那麽刻苦,老師以為他是不舒服,也就由他去了,俊放鬆地伏在桌子上,善待著他自己。

“叮鈴鈴……放學了,俊被鈴聲吵醒,拖著書包,開心地往回走。

俊的生活從此就變得放鬆極了,基本模式是:“上學——睡覺——回家——玩遊戲或看電視”。

時光飛逝,期中考試到了,俊認為憑自己“善待自己”的能力,再考一次第一是沒問題的。

三天後,老師瞪著正在課堂上“善待自己”的俊,壓不住心中的火氣,大叫:“俊!你還睡!你知道你考第幾嗎?”

俊被吵醒,迷迷糊糊地說:“第一唄。”

“第1?是第31!”

俊嚇得一身冷汗,心想:“這是為什麽?不是校長讓我們善待自己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