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我的春秋大夢,於是我從堂堂的秦國國君成了一個被女朋友差遣的“囚犯”。(秦國國君是個風流的國君,他有許許多多的女人)

“快點開門,豬頭!”她在外麵霸道又野蠻地拍打著我破舊的鐵門。“有小偷,有小偷!”她的話像是鞭炮一般,響個不停。

聽到她的聲音,我一彈跳就爬了起來,像是觸電一般。沒有其他理由,世界上隻有這個女人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好像,我這輩子就非她莫屬,非她莫娶一樣,她就是那麽一個小燕子格格一樣的女孩子,總是那麽讓我癡讓我狂。

既然是有小偷,我起來肯定是要看看我的房間,是不是有小偷老兄光顧的痕跡,當從床前衝到門後,我用眼睛的餘光發現房間裏根本就沒有什麽值錢的東西,連那一堆舊報紙都沒有翻動時候,才知道上當了:她根本是騙我!

“哢嚓”“砰!”

前一下是我開鎖的聲音,後一聲是她推門撞到我的額頭所發出的悶響。

這麽一撞把我的滿腹牢騷與睡意都趕跑了,留給我的是滿眼星光。我嚅動著淡然無味的嘴巴,問:“小花帽,哪裏有小偷,是不是有騙我開門,網癮來了?”我算透了這個女人,逛街積極,上網聊天積極,除此,很少事情讓她感興趣。

“豬頭,電腦呢?”她迫不及待地用一雙蒼鷹一樣敏銳的眼睛掃視我的房間。

“那,在報紙地下,自己接電源。”我轉身去洗手間洗漱,還有照照鏡子,我額頭上是不是流血了,或者是長了個大包包,要閉門修煉養傷,要不然別人會笑死我頭上的電燈泡。本來我就是光頭,又添一個蘑菇泡泡的話,別說有多難看了。因為我上班在超市,不準戴帽子的。

小花帽是她的小名,她太想出名太崇拜明星,整天戴個紅色的小花帽扮可愛,就是希望人家把她記住是小紅帽。然而她卻不準我戴帽子,她說,要是我不聽話就給我頂綠帽子,除此什麽帽子也不準帶。

她見我要進洗手間,馬上伸出一隻手飛快地捏住了我的耳光順時針旋轉一擰,像是給舊式鬧鍾上發條,嗔怪叫道:“那麽快就忘了我的保證,快點給我擺好電腦,本小姐要上網。”

“哎……”我歪著頭,脖子也要斷了,求饒道:“好,好,好,放開我吧……”

三個好後,她鬆開了手,兩手環抱在胸前,抬頭打量著窗外,窗外是陽台,我晾衣服的地方,因為她昨天有一套衣服在我這裏,如果沒有限時給她洗完晾幹的話,保管晚上別想睡個好覺,她會在門口唱著非主流歌曲讓我死的難看。

我匆匆忙忙接好電源,插上網線,按下開關,擺好凳子,送上一盒純牛奶,連吸管也要放好才去忙我的事情。

牙膏還沒有擠出來,她又跑了進來,雙手叉腰,怒目圓瞪:“你瘋了呀,明知道天氣那麽熱,還給我喝牛奶,我要凍可樂!快點去買,死人!”

我眉頭緊蹙,心裏發起了牢騷:“我靠!這個女人可真不好伺候,還要我跑下五樓在爬上五樓去買一罐冷凍飲料。”

她的話,是聖旨,我得馬上去操辦,飛下樓,跑上來時發現她伏在電腦桌上哭了,哭聲淒慘,不像是偽裝的,地上還有紙屑,去年出門的時候記得媽媽親口告訴我,女人的眼淚可是真的!

她一哭我就真的是慌了,手足無措,我最怕的是女人哭。小時候妹妹哭我也哭,上學了電影裏的人在哭我也哭,現在女朋友哭,我的心會哭的稀裏嘩啦的。因為這個女人把我的存款花光了,把我的精力與名聲也耗盡了,卻不承認是我的女友,甚至連手也沒有牽過,別說是那個……

我覺得我也不是最笨,隻是肯相信人而已,每次我都決定跟她分手,卻每一次都是這句話“下一次我就與你牽手,擁抱,接吻還有……”我聽到那兒就高興得忘了自己貴姓身在何處……

“小紅帽,你哭什麽?”我緊張的還未喘氣過來,頗為心疼的問道。“我的小紅帽,誰欺負你了嗎?”

“都是你,你壞,壞,壞!”她的三個壞字,一個比一個響。像是一把鐵錘對著我的腦袋狠狠地敲了三下。

她抬起頭,滿臉淚花,樣子十分悲傷,指著顯示屏道:“都是你開門慢了,害我的菜被小偷偷光了。”她說完又哭的梨花帶雨,一塌糊塗。

我這才鬆了口氣,原來是QQ農場裏麵的菜被人偷了,我還虛驚一場,小偷的含義真廣呢?

“那,我給你把小偷給抓回來好嗎?”我開始哄勸她,以免鬧壞關係要分手。我相信我在超市裏哄顧客絕對是一流的,但是哄女朋友就是最差的,記憶裏從來沒有成功過,每一次我都做了替罪羔羊。

這一次也不例外。

我聽到是抓小偷,真是對口,我的夢想是做警察,誰知道警察沒有做成,老天還讓我成了警察追逐的對象,因為我長得是光頭細眼,尖嘴猴腮,瘦骨如柴,足足像是吸毒,小偷,色狼三個角色都被我兼容了。所以我最怕逛街,最怕遇上便衣警察,她們會首先考慮我這樣的稀有品種。

這回為了討好女朋友,我豁出去了,拍了拍胸口說道:“好,我去幫你把小偷抓回來,你告訴我抓誰就抓誰!”我也不知道一下子哪裏來的那麽大勇氣,既沒有喝酒也沒有吃豹子膽,可能是愛情能改變男人的膽量吧。

小花帽聽到我的保證後馬上停止了哭泣,刹車一般關閉了眼淚的閥門,破涕為笑,道:“太好了,太好了,我的光頭太好了,走,我們現在就去抓!”她高興得跳了起來,抓我的胳膊,另一隻手奪過我手裏的罐裝雪碧汽水,啟開拉環,仰頭就喝,跟德國柏林的男人喝啤酒一樣豪爽痛快。

我一看時鍾,才早上六點,那麽早,哪裏有小偷抓呢?

我的眼皮在打架,打了個哈欠,說道:“等我睡醒了再去抓小偷吧,小偷還沒有起床呢。”

“不行,你想不想拉我的手啊!”小花帽喝完了汽水,將空瓶子塞在我的手裏,另一隻手搖晃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跟我的身體一樣搖搖晃晃,那是我太困了閉上眼睛的緣故。

小花帽見我毫無反應,又來一句:“你想不想抱我一下啊?”她走前一步,我聞到了她的發香與體香,唇彩的草莓香味。

那是神鬼都會心動的味道!那是男人都會著迷的味道!

我的兩隻眼睛馬上彈跳開來,高興地脫口而出:“想!”我將雙臂一展,想來個老鷹抓小雞。

殊不知,想抱女人是我二十三年來的最大夢想之一!

“嘻嘻……”小紅帽靈活地躲開了,盈盈笑道:“等下抓到小偷就可以抱我了,別說是抱,還可以玩親親和……”

我還有反應過來,我的大腦在抽筋。

“咯咯咯……”小紅帽哈哈笑道:“想不想我搬過來住呀?”她的話強盜極了,挑逗極了,壞蛋極了,充滿著強大無比的磁力。

“哇!”我心裏太高興了,像做了秦始皇,興奮地我差點尖叫起來,後麵話正是我追求了一年的希望所在,話好像是天上砸下了頭等大獎,我嘴裏連連說道:“好吧,去抓小偷吧,別說是抓小偷就是殺小偷我也會去幹。”這個女人對我太重要啦。

因為我上次回家,農村的媽媽給我算命了,說我婚姻運氣來了,爸爸給我看了通書,排了八字,說我要娶個小四歲的偏西方的女孩,那個女孩嘴巴嘴甜,能說會道的最好。

我一揣摩,小紅帽家在湖南,對我是西方,今年19歲,恰好小四歲,嘴巴很甜常常吃雪糕巧克力不甜才怪,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