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暴雨。

  那的確是件令人既難過又心痛的時。

  QQ一個窗口抖動,嚇了我一跳,當時在寫東西,見QQ信息上寫道:最近好麽?

  沒有備注,於是問:你是哪位?

  那邊發過來:趙晨宇。

  我的心髒在看到這三個字後猛烈跳動,簡單應付了幾句,謊稱有事,下線了。

沒有了陽光,我不悲傷

  趙晨宇、趙晨宇、趙晨宇,是他啊,那個曾經多次出現在我生活中的人;

  那個曾經整天喊著“丫頭請我吃飯”的人;

  那個曾經在我不開心時想盡一切辦法逗我笑的人;

那個曾經守護在我身邊的最天使......

  不過,再怎麽美好,也都是曾經了。

  但,這也的確是事實。

  殘酷的現實。

  我失去了趙晨宇,他有他自己的幸福,他要對他愛的那個人負責,他是一個專一的男生。

  還記得的某日,他在QQ上問我:怎麽感覺你和你嫂子的性格不合啊。所謂嫂子,即為張婷,是他的女朋友,追了他兩年的女朋友。在最後初三將要畢業的時候,終於答應了她。

  我笑:是啊,對他感覺不好。

  哦,他回複道,又說,她對你也是這種感覺。

  我終究明白了,前不久,張婷空間裏的一篇日誌《我的男人不許你碰》是寫給我的看的啊,嗬,她吃醋了。

  多麽邪惡的女人。

  我又笑,回複:如果兩個人你必須選擇一個,是選擇我呢還是選擇她呢?

  他沒有回。

  我笑自己傻,明明知道答案,卻還要問,一個妹妹一個女朋友,那根本就不能比,何況他還承諾要一輩子愛她呢。藍小染,你真TMD傻。

  苦笑著:好吧,那麽好好對她,祝你們幸福。留言後,把他和所謂的“嫂子”的QQ和手機號統統刪掉。

  外麵狂風暴雨,我也淚流滿麵。

  這世界那麽大,你陪我繞了地球一圈,最後還是我一個人走下去。

  放心,沒有了陽光,向日葵照樣能活下去。

  沒有了陽光,我不悲傷。

天氣:有雨

  我真的不知道,趙晨宇原來已經像一根毒刺,紮進我心裏,不知不覺中,上麵的毒便侵占了全身每個角落,而那些致命的毒,就像他的關懷,我,戒不掉。戒不掉已經養成的習慣。

  恍然才知,原來失去他會令我如此心痛,仿若失戀。甚至比失戀還要痛苦N倍,強迫自己釋懷,我苦笑著釋懷,真的是釋懷......

  天氣依然下著雨,此時,他也許正和她甜言蜜語,噓寒問暖的吧。

  嗬。

  我這不該存在的小賤人。

擱淺的時光,終已成為倒影

  說心底話,我打心眼裏是看不慣張婷的,再加上這樣,我TMD真是晉級為羨慕嫉妒恨了。憑什麽、內心糾結,我TMD就是放不開了怎麽了,虛偽......

  這些都是我寫在私密日誌裏的話,從未有過要發表的念頭,一旦公開,怕會髒了我的空間,汙染了自己的形象,我可不想自找麻煩。

  5月22日,收到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今天很意外的收到信了...居然是你去年寄的...嗬嗬...感覺不錯...最近好嗎...我回:你是哪位啊?

  收到回信,三個字:趙晨宇。

  不知道當時的心情有多麽雜亂,無奈、激動、難過......郵遞員叔叔可真是勤勞呐!同城之信而已,去年十二月寄出的信今年五月才收到,開什麽國際玩笑!

  可惜晚了。我還一直以為他早已收到了,但卻隻字不提。

  我開始怨恨郵遞員,怨恨郵局,怨恨這個世界,怨恨這一切。

  因為,去年十二月,他還沒有答應她。

  因為,信上寫的是:我願陪你一直走下去。

  於是,坐在奶茶店裏,淚流滿麵,以至於坐在我對麵的李若飛驚慌失措地哄我,看得出來,他有多麽在乎我。

  我含著淚,笑著說:“我們交往吧。”

  李若飛一驚,轉而為喜:“你終於同意了!”

  那天下午,我挽著李若飛的胳膊旁若無人的招搖過市,李若飛笑的跟憨子似的,沒心沒肺的調侃我:“親愛的,哥暗戀你兩年,追你三年真的好苦呢,怎麽樣,獎勵一下下吧?”說道把豬嘴送過來。

  我給他一記白眼,抬頭遙望天空,陰天,轉多雲了吧。

  趙晨宇,擱淺的時光,終已成為倒影。丫頭也要開始自己的幸福了,證明給你看,沒有你的世界,我仍很幸福。

天氣:陰轉多雲

  當李若飛牽著我的手光明正大地走在校園裏的時候,我知道,我滅了許多女孩幻想成為李若飛女朋友的夢。

  他高高的,帥帥的,籃球超棒而且作為籃球隊長兼高中部體育部長,擁有無數的Fans。唯獨讓我搞不通的是,他身邊那麽多主動投懷送抱的女生,他一概不理,堅決要征服我,一個普通的我。他和趙晨宇是穿一條褲子長大、在一個飯碗裏搶飯吃的哥們兒。毋庸置疑,我們是通過趙晨宇認識的。

  細算起來,認識有五年了吧,我和趙晨宇的點點滴滴他都知道,他和我的點點滴滴趙晨宇都知道。總之,三個人是很鐵的朋友。

  記起當年認識他時,一身運動裝凸顯出他超帥的氣質,但我無暇及此。因為剛遭遇失戀,被人甩,這對於我來說是個莫大的恥辱。消沉的我吸煙、喝酒、甚至打架。當趙晨宇領著胳膊上包著紗布的我從政教處出來的時候,正巧遇到李若飛來找趙晨宇。趙晨宇硬是要把李若飛介紹給我認識,可是我對他不感冒,邁著大步回家了,把他們兩個給曬了。

  後來聽李若飛說,我當時眼睛裏透出的那股子倔勁,他就認定了我,所才才不會放棄2+3年暗戀加追求。

  我笑他傻,說你不會以哭二鬧三上吊啊,本姑娘興許一心軟就答應你了。

  他做出個瀑布汗的表情,吐吐舌頭說:“我又不是你們女生,尤其是你這樣的─────────────────────────潑婦......”

  我作勢要打他,他跑,我追,繞著花壇一圈一圈,跑累了,坐在草地上,他抱緊我,身上淡淡的清新味道沿襲開來,他趴在我耳邊說:“藍小染,喜歡的就是你這小潑婦!”

天氣:多雲

  心晴的時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時候,晴也是雨。汪國真的這句話多麽逼真。

  夜涼如水,躺在床上,耳機裏的DJ猛烈地擊著心髒,一拍一拍,我還是放不下。

  趙晨宇真的沒有再說什麽,真的。連我期望中的道歉、厚臉皮的來找我說他錯了之類的話也都殆盡。或許他從來隻有拿我當作妹妹;或許他在漠視信上的內容;或許......有太多的或許,但終究是或許,我也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你心裏有多遠。

  假設這是在遊戲裏的格鬥,那麽我早已是實力不足,紅血指數歸0,然後慘敗的那個角色了。而張婷,亦是勝者。有趙晨宇這麽強大的後盾,我注定會死得很悲切。

  自討苦吃。

轉角遇到的、不是愛情、也不是友情。

  於是我決定忘記他,忘卻一切。

  我在奶茶店的牆壁上貼上這句話的時候,看到李若飛眼裏閃過一絲悲傷,很快,便又消失了。

  “麵朝大海,春暖花開。說的多好。狒狒,我們有的是新生活,新事物,新新的一切,不是麽?”

  李若飛笑,笑裏藏的不是刀,是心痛:“小染,又來狒狒......”說道,摸摸我的臉蛋。

  他抱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