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來了,快撤退!”躲在樹上的我,看見遠處一個老人正向這邊疾步走來,急忙給同夥通風報信。

“知道了,快下來,我們趕緊走!”表哥和表弟抱著“贓物”匆忙向我跑來。

我頓時抱著樹幹滑下來,腳一踩在地上,開口便問:“到手了多少個?”

“一共有八個,咱們運氣真好!”表弟笑逐顏開地說道。

“不行,三個人怎麽分?再去弄個來。”為了公平起見,我振振有詞。

“你的活兒最輕,替我們把把風便好了。哪像我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弄這些東西的。”

“憑什麽?我……”我們正爭執得不可開交。

“你們這些小兔崽子,竟然敢偷我的紅薯?不想活了?”一聲怒吼立即把我的三魂嚇走了七魄。

我心虛地朝後一瞥,糟了,大伯來了!要知道,我們偷的紅薯可是大伯的,因為大伯種的紅薯可是最早的。哪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撤!”我大吼。一行三人拔腿就跑。那速度,要是去參加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肯定會打破世界記錄,為國爭光!

“兔崽子們,不要讓我逮著你們,否則……”大伯的聲音在彌漫著霧的山穀中顯得若有若無。

尋尋覓覓了許久,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塊適合烤紅薯的風水寶地——取“柴”方便,便於隱蔽的竹林。喜出望外之餘,我們立即進行分工合作:表弟挖灶,我和表哥去拾充足的柴火。

清晨的竹林裏有些濕氣,露珠掛在葉尖上,在初升的旭日的照耀下,顯得五彩繽紛。飄落在地的竹葉也變得微潤,微風拂過臉頰,帶著泥土的芬芳,充斥著我的鼻。在這唯美的環境中,我不由得的忘懷一切。

“呆在這裏幹什麽?還不快去拾柴?”一聲“狼嚎”差點震壞我的耳膜,我無奈地去拾柴火。由於我擔心濕竹葉不能引燃,也為了少幹些活兒,我便慫恿表哥跟我一起去附近的草垛弄些幹的稻草。來到草垛前,我徘徊了很久,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最上麵和最下麵的稻草由於霧和濕氣要比中間的稻草濕一些。”看出了我的猶豫,表哥在一旁好心地提醒我。

我聽了表哥的話,雙手緊握一大把中間的稻草,身體使勁向後傾斜,腳用力地蹬地,緊咬牙關,使出渾身解數,弄得手上青筋突兀,滿臉通紅也未能成功。我在心底暗歎:這稻草紮得可真夠緊啊!

表哥看著我的窘迫之樣哈哈大笑:“表妹,從中間取稻草一定要慢慢來,不能夠太貪心了。俗話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看你這個樣子,真是太傻了!”

“哼,誰說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我不甘示弱地答道,“有本事咱們比一比!”

還沒等表哥反應過來,我已經先動手了。由於我汲取先前的經驗,漸漸做得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地上放的稻草也越來越多。最後和表哥一比較,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我抱起地上的稻草,甩了甩頭發,道:“誰說女子不如男?”便昂首闊步地大步離開。

一回到竹林,表弟早已挖好了灶,在紅薯上塗滿了稀泥,正心急如焚地站在原地張望。一見到我們回去,他便像牛皮糖一樣黏了上來,皺著眉向我們抱怨道:“你們要是再不回來,我估計我就要去報警了!”

我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說道:“表弟,你也太誇張了吧。你是不是想讓我們偷紅薯的事情名垂青史嗎?咱們還是快點烤紅薯吧,要是回去晚了,老爸他們準得懷疑。”

一切準備就緒後,表哥用火柴引好了火,我們便向裏麵加入竹葉,火勢慢慢變大,照亮我們的臉龐,讓人感到很溫暖。一陣風吹來,火幾乎被吹滅了,我們急忙用身體擋住風向,並不斷朝火堆添柴火,皇天不負有心人,經過我們的一番努力,火勢終於穩了。當我正準備坐下時,眼角的餘光正好瞥在一條來者不善的青蛇上,它正“蛇”視耽耽地盯著我。

“啊,有蛇!”我驚慌失措地大叫起來。

“哪裏?”表哥立即站起身來,望向四周。

“那裏!”我膽小地用棍子指指不遠處的的蛇,便急忙躲在表哥的身後。

“表妹,你剛才不是說‘誰說女子不如男’嗎?怎麽不出來大展身手呢?”表哥卻在一旁幸災樂禍。

“表哥,現在是共抗外敵的時候,我們內部千萬不要起矛盾。現在正是你一展雄風的時刻,你可千萬不要錯過了。人成名的機會可不是那麽容易得來的。為了大家的安全,你作為一個男生,怎麽能做縮頭烏龜了,你真是太讓人失望了!”我說得義憤填膺。

表哥一走,我便急忙躲到表弟身後了。

“表姐,你還不害臊,竟然躲在小孩後麵?”表弟一臉鄙夷地說。

“小屁孩兒,你以為我是那種貪生怕死的鼠輩嗎?我可是為了你好,要是那蛇來偷襲我們,你在我前麵,你先逃,你表姐我就給你斷後,你明白嗎?”我急忙拿話來搪塞他。

“你自己心裏想的,我不知道,你自己才知道。”

“你——”我被氣得啞口無言,隻好觀看表哥的戰況。

隻見表哥拿起一把燃燒的柴火,向蛇衝去,一邊拿石子向蛇扔過去,我們也在一旁拿石子丟蛇。蛇見著火光向它逼近,又被我們扔的石子打得遍體鱗傷,頓時逃之夭夭。

“哎,這麽快就沒戲看了。早知道這條蛇這麽好對付,我就應該毛遂自薦,重塑我昔日的高大形象。表哥也不過如此。”我撇撇嘴。

“表,表,表,表妹,你看,蛇在你腳邊!”表哥一臉驚慌,雙手顫抖,話都說不清楚了。

“啊?蛇在我腳邊?啊!救命呀!”我不顧形象地大吼大叫,腳在地上亂蹬,表哥卻在一旁捧腹大笑。我才發覺自己中計了,說道:“久仰久仰,表哥,你要是演員,奧斯卡金獎非你莫屬!”

“過獎過獎!”表哥一臉謙虛。

一場小風波漸漸平息了。

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了,經過我們的不懈努力,山穀裏漸漸彌漫著烤紅薯的香味,我的口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等到表哥說烤紅薯熟了,我們便迫不及待地將火滅了,伸手就去掏紅薯。

“呀!燙死了”我本著‘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理念,一馬當先。後果不言而喻,我的手剛伸上烤紅薯,便被燙得通紅。眼見表哥已拿到了兩個,我急忙掐媚道:“表哥,剛才你英勇戰勝蛇的行為,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啊!小妹我對你的欽佩可謂是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表哥,你真是一表人才,器宇軒昂,玉樹臨風的蓋世大俠啊!既然是大俠,那就應該對弱小傾囊相助,不是嗎?那就把你的紅薯分我一個吧!”

“你前麵的說得好,說到我心坎裏麵去了。不過你後麵的,由於我耳朵背,沒聽見。”

“你!”我正想回敬他一句,但一想到“多說少做”的至理名言,於是便化心動為行動,直接動手搶烤紅薯。

“孔子說的太對了,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表哥恨恨地說道。

我直接拿起灶裏剩的兩個烤紅薯放進兜裏,眼紅地看著表哥手上的三個紅薯,我忽然計上心頭。我大叫一聲:“表哥,你的錢掉了!”表哥急忙低頭一看,我以劉翔百米跨欄的速度跑到他身邊,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走他手中的烤紅薯,拔腿就跑。

“小兔崽子們,這下被我逮住了吧,看你們往哪裏跑?”大伯手拿一支竹鞭,正站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我們大驚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