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上每一個路人的心中都有一個太陽,有的投射出溫暖的光芒,有的卻是暗淡微弱。正是因為這世上有了光,有了愛,有了心中的太陽,它不再哭鬧,不再陰著臉兒,向這片肥沃的大地灑下金黃的溫暖,轉播每一個角落。

我在車上,路人在街道上。青翠的樹兒在不斷地往我身後跑,我看到了一張張行色匆匆卻又看不清楚的臉逐漸消失又複而出現。引起我的注意的,是那個略微肥胖,曾經在我桌前走過來又晃過去的身影。這麽多年來,她還是一個人過著麽?一定是的,她不願自己成為別人的累贅,耽誤別人的生活,心甘情願孤獨的過一輩子。錯了,她不是孤獨的,她還有我們這些永遠愛她,感激她,願意分享她一切的學生。

7歲那年,我讀小學一年級。剛進教室時,她紮著不住甩動的馬尾,肉肉的臉蛋,略微發胖的身影。哦,她就是我們的班主任啊,而且還是教語文的呢。我當時就那麽傻傻的看著她走進教室,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上課鈴響了,新一年級的教室裏坐滿的都是些剛從幼兒園轉來的小鬼兒,把整個教室吵的熱烘烘的。我四處張望過後,自覺得沒趣,就和身旁一位要好的小孩大聲地說話。為本來就吵得快炸了的教室更是增添了一線生機。這時,她在講堂上大念我的名字“何燁,原來就是你在大聲吵鬧。”於是,教室裏所有的學生就都四處尋找著那個叫何燁的不聽話的孩子。我不高興了,撅起嘴來,把頭扭向窗外。她一定是個凶惡的壞老師,不然為什麽大家都在吵囔囔的,就隻當眾念我的名字。她給我的感覺就很不好,我一點兒也不喜歡她。

以後,是她對我們的無限關懷與愛護,使得我開始逐漸對她有好轉。她不板著臉,也不把我們當做小孩子,讓我們不準做那個,不準動那個。像朋友一樣和我們打成一片,我們之間少了一個叫代溝的東西。

二年級的時候,我經常肚子疼,實在受不了了,她就用她不上課的時間用自行車把我載回家。幾次過後,我似乎嚐到了甜頭,因為在家裏的感覺實在是比在學校要來得舒服自在,何況我又是個戀家的孩子,喜歡家裏的一切一切。於是,我就經常裝成肚子痛,為的就是能回家。在很多次過後,她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麽,在我又一次裝肚子痛的時候,我看見她詭秘的笑著,卻不解其中的含義。在路上,她給我講了很多我從未聽過的故事,故事裏撒謊的孩子帶來許多不堪的後果,我越聽就越害怕,害怕有一天我的鼻子會因撒謊而變長,眼睛會變瞎……於是我哭起來,喊著要回學校,並告訴了她原因。她並沒有罵我,隻是微笑著告訴我要做一個誠實的孩子,有了錯誤能改就還是個好孩子……

打那起我開始做誠實的好孩子。荏苒長大,才體會到她當初給我講故事的用心良苦。

又過了兩年,她結了婚並懷了孩子。記得那年的郊遊,我們都在那個聖廟裏許下願望,要她生個乖乖胖胖的男孩兒啊,全家幸福安康啦等等。可是,世界總是這樣,幸福終究還是沒能給她帶上閃爍的光環。她生下的孩子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看看這個五彩的世界就夭折了。後來,她也得了一種和白血病相類似的病,幾經折騰,她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但是為了不讓愛她的人痛苦,不成為別人生活的累贅,她跟他離了婚,從此一個人生活。

她教了我5年,是我有生以來教得我時間最長的老師,一位啟蒙老師。就那麽一瞬間,她的身影也隨著綠蔥的樹兒遠去了,最後消失不見。事別多年不見,她的臉上一定還掛著像當初那樣年輕慈愛的笑,像這樣堅強勇敢善良的人,上帝是不會不憐惜她的,一定會給她帶上最光芒的光環。

車窗外,陽光正燦爛著。我心中的太陽在熱烈燃燒,不論黑暗裏還是光明裏,永遠特別明亮。

等我回過神來時,才發覺MP3裏響著:

有時候喜歡你板臉孔,讓我心有一點痛

有時候總想你眨眨眼,讓這個世界沒迷童

崇拜你,是一種美麗,在我長大的日記中

天上飄著雲時,課堂裏會有微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