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的——嫉妒

曾經,有這麽一個美麗活潑善良可愛的女生。初上高中,很幸運的,讓我遇見了這麽一個人。真的很開心,很高興,很雀躍。嗬嗬,或許是我誇張化了。正所謂情人眼裏出西施,而我是友人眼裏出貂禪。她真的很好的,哪裏都好。心思好單純,不複雜。待人人都好,真的很好。尤其是對我很依賴。她的依賴,就像蜜糖鑽進我的心,很幸福幸福。

然而這短暫的幸福卻始終不眷顧我,還是悄然而然偷偷溜走…

或許高傲自尊的自己不肯承認是自己的錯,然,一年了,快一年了,才意識到這一切大多都是我造成的,才肯承認自己錯了,承認自己的心是多麽的醜陋,醜陋,醜陋。

是嫉妒吧,是這個醜陋的東西…

你們(宿友)猜的對了,確實是嫉妒,嫉妒,而且還是赤裸裸的。

可悲吧,可憐吧,這就是以前真真實實的我。連我都不敢相信這個醜陋的女孩是誰了,為何這麽陌生,為何是熟悉的陌生呢?所以在嫉妒之火熊熊燃燒之時,我狠狠推開你,推開你,不讓你在我身邊,我好怕,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泄漏出因對你嫉妒而說出尖酸克薄的話。還記得當時的你,臉上是滿滿的委屈,難過。可,可,看在我眼裏卻刺眼及了。甚至是厭煩,厭惡…可見人的嫉妒之心是多麽的可怕了,已經蒙蔽了自己的原本心,蒙蔽了善良的本性。不過卻不知道為什麽,似乎我還有那麽一點點良心,喚起了我心底的良知,喚起了我們的友情。我們在網上和好了…本以為以後不會了,但那嫉妒似及魔繩緊緊纏繞在我心髒,越來越緊縮,越來越無法睜脫。如若知道這條短信是我們最後保持友情界限終於崩塌,如若知道,如若知道…人生若隻如初見,該多好!!!看你越來越遠離我,看你和別人在一起的笑容,看你越來越忘記我的存在,我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麽…當初以為你和別人在一起會比我在一起更開心,更,更…所以我才選擇放手,放手,不回複,甚至連看都沒看就刪除可誰知從此你變得頹廢,不務正業,不努力讀書了…這讓我自責了多久,罵了自己多少遍。你可知道?我以為,如果不是我,你就不會這樣,不會這樣不努力。後來才知道不是因為我,不是因為我。這讓我如何接受到情何以堪?這還是你親自說的,哈哈哈哈哈哈…我好自做多情噢。可笑可笑可笑。多麽可笑可笑可笑呀,不是嗎?也是這時候我才知道了你這樣所謂的真相。讓我不可思議的是,你居然在別人說我的是非,壞話,別人不管是誰都好,不管怎麽說我,我都可以不在乎。可是竟然是你,你是多麽的傷我的心啊。我幾乎是以為你還在怪我當初把你推開,不理你,然後然後才會在我麵前跟某某多好,多親密,在我麵前展示你們的友情多深厚,多麽的固若金湯。來展現你過的多好,多幸福,以此來無形的報複。我:你報複成功。

她:嗬。別道聽途說,別把每個人都想的那麽複雜她的話不僅僅這麽多,還有,還有,當時我是真不敢相信她會這樣說,會說的那麽的,那麽的狠,那麽的霸道,那麽的…

我開始頭痛,抱住腦袋蜷縮在一角,

眼淚終於崩潰……

過去的——我和你——的一切

公車上,我靠著窗,無力地回想著過去種種的一切……

“衰婆,以後不這麽叫你。難聽咧。就和別人一樣叫你啊長好啦。”你堵著嘴小小聲地說著,兩隻黑黑的手不安地扯著衣角。好似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兒。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抬手溫柔的撫摸著你的頭發。

眯著眼,佯裝發怒道:你終於知道難聽啦?啊?“

“啊丫丫,我錯了嘛。人家也想不出啥綽號。誰讓你叫我黑孩的?黑孩黑孩一口一口的叫,都成口頭禪了。哼、”被我稱作黑孩的你憤憤不平插起雙手,又嘟起那粉嫩的嘴唇。“黑孩”這個綽號是我起的,為什麽會給她起這樣的外號呢?因為她太黑了唄。本來剛開學的時候她還不怎麽黑,隻是到後來我們去軍訓了才這樣的。那次我在宿舍門口打電話,剛說完就要轉身進裏麵,恰巧看到黑孩在那裏跟她的朋友講話。當時我就愣住了,然後不由自主地脫出口:“黑孩。你怎麽黑得會發亮啊?”話音剛落就惹得周遭的女生哈哈大笑。黑孩便揚著手要來打我,我邊笑邊躲……於是黑孩這綽號也就生成了。

“好啦。好啦。可別讓人看見你現在這副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在欺負黃花大閨女咧。”我擺擺手示意算了。

黑孩立即恢複了活蹦亂跳的狀態,掐媚討好我:“啊長,愛死你了。哈哈哈哈、還是你最好。”

“黑孩。我拜托你不要激動ok?我都不能寫字了。我知道你很開心,我知道你作出了這道難題,我知道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是多麽的happy。但是你也要顧及我啊,腳不要亂動行不?我也要寫字啊。。”其實我已經忍了很久了,實在是忍無可忍,實在是看不下了,就一道題目而已,用的著嗎?用的著嗎?

“啊啊。啊長好了解我哦。是啊,我一開心就會全身激動咧。”

“……”拜托,這不是問題的重點ok?“咳咳。我說。你確定你有在聽我說話嗎?是叫你別激動。”真是夠無語的了。

“好”黑孩重重地點了點頭。隨即埋頭苦讀書。我也轉過身對著書本,疲憊地柔柔太陽穴。搖頭淺笑,這黑孩怎如此可愛……

“啊長,啊長,我們去吃飯。”“好啊。”

“記得吃藥啊。知道不?我先去教室咯。”說完我就打開門要走,躺在床上的黑孩悶悶點頭,不舍地看著我……

“嗚嗚,這家的飯菜打的好少哦。那個打飯的人打給你的好多。真是,啊啊,抓狂啊。”然後又嘟起小嘴,我發現黑孩似乎喜歡嘟嘴,真可愛,活像個孩子。

“哎呀,你瞧瞧你的,點的都是蠻貴的菜,我點的菜便宜當然多啊。”我耐著性子解釋。

……

越想越深,越想越痛苦。為什麽?為什麽?這一切為什麽會這個樣子?都是我,都是我自己造成,都是自己不好,自己真是個無比醜陋的壞女生。如果不是自己的嫉妒心作祟,又有何來的這一切呢?

腦海一直浮現啊鳳的那句話:她曾在我們麵前含淚說你多壞多壞。她曾在我們麵前含淚說你多壞多壞。她曾在我們麵前含淚說你多壞多壞……多壞多壞是有多壞呢?我苦笑。這句話猶如霹靂般的閃電直打在身上,好像有無數的電流竄進體內,觸的我不禁顫抖起來。有股說不出的涼意從心底湧上,如潮水般肆意地散布。

黑孩,黑孩……

釋懷

時光匆匆,轉眼高中的第一年過去了,即將迎來的是高二。本以為換了宿舍,換了班級,再也不住在同個屋簷下,就不會想起之前的一切。可是命運喜歡捉弄人。我再次遇到了這麽個朋友,不過這次是她的錯是她自己的原因。她的每一舉動都像及了以前的那個女孩,每次看了那些藏在心底的回憶就會如潮水般湧出,心再次又受到波動……

不過高二的這個女生我並沒那麽看重,僅僅當她是普通的同學而已,說真的,比起那個女孩,她真的是虛偽壞透了。所以根本不在意這個女生的疏遠,不在意她在我背後說什麽什麽是非的,但,為何這些都在重蹈覆轍?這些都像及當年黑孩的行為?這讓我情何以堪?

後來後來,不知道是什麽時候釋然了。

站在海邊,海風輕輕拂過我的臉頰,猶如絲綢般柔滑。或許或許我真的不該那麽自責。我親愛的老師和朋友們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