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入校,“高一第一學期萬分重要”就成為學校對高一工作的定位和高一師生的共識。重要在哪?高一第一學期是整個三年的基座,是養成成就人生與事業所必須的良好習慣的最佳時期。同學們到外高來,最直接和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升學。有人可能會說:學校不是有70%的上線率麽?上個大學很容易,悠閑與學習並重,魚與熊掌兼得,高考又遠,多玩會兒,怕什麽?誠然,“隻有差異,沒有差生”是現在升學的現狀,但是就這個“差異”就決定了不論升學率再高,大學如何擴招,高考優勝劣汰的競爭永遠不會中止,激烈程度隻能更高(即使全部能升入清華就沒有競爭麽?)。“專科畢業即是失業”已見端倪。升學競爭的重點將轉到名校的競爭上來。因此,沒有誌存高遠的雄心,隻能在高考的競爭中被動挨打。

有的同學來到高中不到一年,因為諸多的原因,成績不好,就開始破罐破摔,得過且過,甚至自我安慰:升學不是唯一出路,沒有大學文憑將來照樣成功。還可舉出很多例子。頭腦中充塞著淺薄、無知與荒唐。據報載,我國世界冠軍童非功成身退後,想做國家隊教練,但因缺一張大學文憑,不得不遠走國外,再圖發展。一方麵看,國家的用人體製還有待完善,另一方麵,這不也代表著社會對用人的新要求嗎?

世界首富比爾?蓋茨,大學沒畢業就退學了,照樣讓世人仰慕,似乎也是例證之一。其實不然,據其傳記載,少年的比爾?蓋茨是個聰明而刻苦善思的孩子,完全憑自己的努力考入了哈佛大學。好考麽?這個培育了二、三十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六、七位美國總統的大學,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學生報考,錄取也就千把人,應考的學生同樣要學習到晚上十一點。隻是與我們不同的是,除了優異的文化成績外,還必須有優異的社區服務成績和優秀的操行評價。比爾?蓋茨退學,是因為他在上大三時創辦的公司業務增長迅速,而不得不中斷學業。他本人對沒能讀完哈佛深感遺憾。這是一個集天才與奮鬥於一身的成功者。當他六、七歲時,就有了對事物深深思考的習慣,以致多次在母親開飯很久找他時,他還在他的小床上躺著沉思(為此他母親還專門帶他看過心理醫生)。當我們欣羨成功者時,總習慣於看其成功光環的絢麗,往往看不到光環掩住了的奮鬥與汗水。世界上所有的成功莫不根植於奮鬥的沃土,在這塊土地上,種植奮鬥,收獲成功;種植得過且過,收獲一事無成。

十六、七歲正是學習的大好時光,千萬不要以“車到山前必有路”去規劃未來。1998年我國對1322位45歲以下的企業經營者調查發現,大學學曆以上的(含碩士、博士)占76。2%,高中含中專占20%,初中占3。8%,並且後兩類年齡偏大。他們預測,幾年後,碩士老板將占多數。這是老板,平民呢?美國《民族周刊》分析:在21世紀的頭25年內,將看不到藍領工人,即裝配線上的普通工人將幾乎全部消失。美著名學者威廉?布裏奇在《新工作潮》中預言:人類將消失的不僅是某個行業或少數工作,而是工作本身,同樣一份工作,昨天100人,今天50人,明天就隻有10人。這就是說,沒有一點前瞻性的目光,不把學習、武裝自己的這個環節抓好,將來你可能還沒有你的父輩們這樣找工作容易。高一,還有的是機會,不論這以前如何,不論成績如何,把理想的燈點亮,把信念的帆張開,把奮鬥植於今天,一切都還不晚。

再說習慣。所謂再說,是因為我們一直在說,是因為許多同學的好習慣還遠遠沒有養成。我們說:好的習慣主要是依賴於人的自我約束,或者說是依靠人對自我欲望的否定。然而,壞的習慣卻像蘆葦和雜草一樣,隨時隨地都能生長,它阻礙了美德之花的成長,使一片美麗的園地變成了雜草叢生的蘆葦從。那些惡劣的習慣一朝播種,往往10年都難以清除。當一個人年輕的時候,盡管養成一種壞習慣很容易,但要養成一種好習慣幾乎同樣容易;而且就像惡習會在邪惡的行為中變得嚴重一樣,良好的習慣也會在良好的行為中得到鞏固與發展。一個白癡住在一座塔樓的附近,他每天的娛樂就是在鍾敲響的時候,以數鍾聲為樂,鍾聲一響,他就跟著數,數年如一日。突然有一天,由於某種原因鍾壞了,但是這個白癡竟然在沒有鍾聲的情況下,一絲不差地說出了正確的時間來。這就是習慣的力量。根據對幾百位成功人士的調查顯示,當問及失敗的可能原因時,幾乎每個人都說壞習慣是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

習慣具有鐵一般的不可逆轉性,它每時每刻都在控製著我們的生活。良好的習慣是一種堅定不移的高貴品質,惡劣的習慣則會毒化我們心靈。在長江的入海口,我們我們根本不可能截住大河的水流來區分那些水到底是來自於哪條支流的——哪是來自青海的支流,哪是來自四川的支流,倘若大河就是我們的性格,那麽支流就是我們的習慣,根本不可能分辨出造就我們性格的到底是哪些習慣。播種一種行為,就會收獲一種習慣;播種一種習慣,就會收獲一種性格。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青年時在加森大學讀書,因成績不佳而退學,經過一番痛苦的思考,他終於醒悟了,他把自己的缺點寫在日記上:缺乏毅力、自己欺騙自己、無自省等八條,從此,幡然悔悟,與昨天決裂,因此才有了《戰爭與和平》《複活》《安娜卡列尼娜》。人身上的壞習慣就像是一棵長彎的小樹。你也許想抓住一棵長彎了小樹,希望使勁把它弄直了,然後跟它說:喂,站直了,別彎著。但其實你根本做不到。如果真的希望它按照你命令去成長,該怎麽辦呢?可以搬來兩塊大石頭,把樹夾在石頭中間,用繩子把樹捆緊了,使它不那麽傾斜。以後,每個月糾正它一次,每次都朝與原來彎曲的方向相反的一邊擰,過了幾個季節後,你或許最終會使它永遠地直立起來。沒有意誌的參與,壞習慣的剔除就隻能永遠是一句空話。

我們說,四種良好的習慣——守時、精確、堅定和迅捷——造就了完滿的人生。沒有守時的習慣,你就會浪費時間、空耗生命;沒有精確的習慣,你就會損害自己的信譽;沒有堅定的習慣,你就無法把事情堅持到成功的那一天;而沒有迅捷的習慣,原本可以幫助你贏得成功的良機,就會與你擦肩而過,而且可能永不再來。從現在開始吧,象托爾斯泰那樣,與壞習慣決裂,讓好習慣養成,是我對同學們的衷心期望。

立即行動,努力,再努力。丹尼爾?韋伯斯特70歲生日的時候,談起他成功的秘密:“努力工作使我取得了現在的成就。在我的一生中,從來還沒有哪一天不在辛勤地工作”。辛勤的工作被稱為“使成功降臨到個人身上的信使”。

不管做什麽事情,都是因為付出了辛勤的勞動,承受了單調乏味、日複一日的工作,才能培養起這種種的優秀品質——專心致誌、毫不拖延、精益求精、堅定不移、隱忍執著、堅韌克己等等,而正是這些品質最終奠定了一個人成功的基石。

客觀地說,所有考入北大清華的學生都經曆了身心與心靈的煎熬,瞄準北大,首先就要有享受磨難的心理準備,把自己熔入高中三年的煉獄。有一個人曆經艱辛,終於來到天堂門口,不禁大聲歡呼起來,天堂的守門人不解地看著他:“你怎麽了?”這人高興地說:“我終於來到天堂了”。天堂守門人吃驚地問:“這就是天堂嗎?你從哪裏來?”“我從地獄來,”“地獄?”守門人更迷惑了。但這人卻突然明白了:“難怪你隻是天堂的守門人,原來你沒有去過地獄嗬”。我們不都想到達理想的天堂麽,請記住:天堂就在地獄的下一站。

規劃了目標,餘下的就隻有一個,用毅力打造堅韌,頑強跋涉,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