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我會一直幸福,因為我有你們。

幸福待續

晌午的陽光暖暖地灑下,給陽台的青藤搖椅鍍上了一層夢幻的金邊。小女孩靜靜躺在搖椅上,清秀的臉龐被籠在那一頭烏黑柔軟的長發中。睫毛輕顫,陽光中可以清楚地看見臉上的細小絨毛,單薄的睡衣裹在身上。被擁在懷裏的小熊一定很幸福?

我的生活

“媽媽,我回來啦!”

“回來了啊!”

“嗯。今天做了什麽菜?聞起來像是——蒜薹肉?”

“就你鼻子刁!等一會就熟了。”

我,高一普通中學生,在本市普通中學就讀,成績普通,相貌普通,綜合起來就兩字——普通!但最惹眼的是一頭烏黑柔軟的長發。和媽媽一起出去,讓我最鬱悶的就是碰到媽媽認識的阿姨時,她們不會誇:“這孩子長的多清秀,”而總是聽到:“這孩子頭發多好啊。”這是,我總是在心中想:這些大人還真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頭發好看頂什麽用?可這是的我還要一邊違心地露出一副“被誇獎了,好高興呀”的表情,一邊回一聲:“謝謝阿姨。”

這時,我已經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地看起了動畫片來。同齡的孩子在討論最新的偶像劇,可我連楊丞琳是誰都不知道,就這名字還是從同學那裏聽來的,可卻對那一句“老婆,我回來了”特別熟悉。這邊正想著“其實這個本狼和那一群小羊早就成為朋友了吧”,那邊媽媽已經端著香噴噴的飯菜出來了。

“我說你都這麽大的人了,還喜歡看動畫片!”

媽媽總是在看到我看動畫片時嘮叨幾句,難道這麽久了,她還不能適應嗎?每次都得弄得我在看動畫時做好被媽媽嘮叨的準備。

“我這麽大怎麽了?還不是得一樣被你像小孩子一樣嘮叨著?”我笑笑地回話。

“嗯,這看動畫的愛好沒有變,貧嘴的本事倒是長上了?我也沒有教你啊,你這孩子到底是像誰了呢?”

“這還不得問你自個?我不是你生的嗎?”我正笑道,卻見媽媽表情明顯一僵,意識到說錯話,就趕緊轉移話題。

“哇!今天的菜真好吃,老媽你廚藝又長進了啊,這以後下館子那飯菜我可都看不上了。”

被我這麽一說,老媽立即笑開了花,卻還一本正經地說:“瞧這孩子說什麽呢,我做的哪有館子裏的好吃。”

我立即一臉鄙夷:“你那張溝溝壑壑的臉已經出賣的你。”

老媽聞聲立即變臉:“你小子不想混了是吧!罰你今天吃兩碗!”

“啊——不要啊——老媽你最好了……”

“哼,我已經不吃這一套了,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吃了吧。”

“額……”

想必你們已經看見我被老媽壓迫的痛苦生活了吧,我成天生活在這種像是被黑心老大逼迫幹活卻不給工錢的日子,忍受了多少苦難呐!

可是,心卻像糖罐子一樣,被甜蜜擁滿。

媽媽,我最喜歡你了。

即使曾經痛過

日子在時鍾的滴滴答答中流過。

“又下雨了。”我坐在這個最喜歡的搖椅上,歪著頭,看窗外淅淅瀝瀝的雨,放低眼瞼,淡淡地看著搖椅邊上的小熊,低聲喃喃。

想起三年前,在無數次的對罵中,在每個人臉上身上的輕傷紅印中,在每個名貴花瓶的破碎聲中,在一切讓人心痛的聲音中,自己麵無表情,可心卻似被地上的碎片割破似的在滴血。

終於,這一切在一個陰沉著天,雨滴淅瀝的早晨,結束了。

房間很幹淨,讓人難以想象這裏曾經竟然發生過那樣的事。少了電視機旁所有的飾品,往常眼睛總被那些或高雅或富貴的飾物填滿,今日之剩下電視機呆立在櫃子上,眼睛空蕩的不知要看什麽才能滿足著空虛。

慌亂地瞟了整個房間,卻突然發現房間什麽時候已經變得如此冰冷,仿佛多看幾眼就要被涼了心似的。於是盯著電視黑黑的屏幕。裏麵映出一個長發睡衣的女孩,抱著一個有她一半高的小熊。我就這樣盯著電視,哦,或者說是盯著裏麵的女孩吧。站著,站著,牆上的鍾表發出:“嗒、嗒、嗒……”的聲音。若是沒有那:“嗒、嗒、嗒”的聲音,變會以為世界已經沒有呼吸了吧?

“嗒嗒、嗒嗒、嗒嗒嗒……”突然,鍾表亂了腳步。我慢慢轉頭看到鍾表一眼不緊不慢維持自己的節奏,是聽錯了嗎?“嗒嗒、嗒嗒、嗒嗒嗒……”一滴滴似乎滴進心裏,自心滴出,哪裏的聲音?讓自己如此悲傷。

幽幽望著眼前的屏幕,突然笑出了聲“嗬……嗬嗬……哼哼哼……”。

我在屏幕上看到她潮濕的臉頰?真可笑。你是哭了嗎?那剛才的嗒嗒聲是你嗎?嗬嗬,多久沒有哭過了?誰知道我在強裝笑顏的時候心有多痛!

突然和電視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下雨了,你冷嗎?可我為什麽這麽冷?

空氣中低低的啜泣聲終是變成了嚎啕大哭。我就抱著我的小熊,哭的昏天地眼。潮濕的空氣中真的就隻有外麵的水汽嗎?

我想你幸福

第二天晌午,陽光暖暖地灑下,給陽台的青藤搖椅鍍上了一層夢幻的金邊。小女孩靜靜躺在搖椅上,清秀的臉龐被籠在那一頭烏黑柔軟的長發中。睫毛輕顫,陽光中可以清楚地看見臉上的細小絨毛,仔細看,便會看到女孩雙頰上已經幹了的淚痕。

小熊看著擁著自己的女孩,心像是被撕裂一樣疼。

我的傻瓜主人,為什麽你總是那樣倔強,絲毫不讓別人窺探你心中的疼?甚至是我。為什麽不卸下你堅強的麵具,隻在我麵前軟弱?你已經不能夠信任任何人了吧。傻瓜,哦,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因為我愛你,我的主人。

回憶起自己躺在人聲喧嘩的超市,自己身邊的夥伴一個個都被抱走,卻獨留自己躺在角落。每當有掛滿笑容的孩子來玩具區挑選玩具看到自己時,總會癟癟嘴。這是,自己的心就下沉到最深的海底。“玩具被創造出來不就是為了讓孩子高興的嗎?可自己的存在居然讓孩子們露出那樣的表情,要是自己沒有存在過一定會更好一些吧”。隻要是長眼睛的都會看到我這個雜毛小熊,在額頭中間有一撮粉色突兀地立在咖色中。我的心已經沉在海底冰冷的無言以複,有多久沒有看到過陽光了呢?

可就有那麽一天,頭頂上一陣騷動後,一縷刺眼的燈光射了進來,聽到一個稚嫩的聲音興奮地說:“媽媽,你看這個小熊額頭長痣了呢!”長痣了?嗬嗬。恢複了視覺就看到一雙晶亮的眼睛直直盯著我的額頭看,小臉興奮得有些紅暈。“是啊,小熊長痣了呢,真是特別的小熊啊。”一個溫柔的聲音傳入耳中,心中疑惑是哪個女士擁有這樣溫柔的聲音,抬眼看去,一位漂亮的女士一臉笑容。

我就這樣被你抱回了家,我的主人。你難以想象我當時的心情有多激動。

後來你總是這樣一臉笑容的抱著我,一句話也不對我說。可是,我還是愛你。從你抱起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全部屬於了你。

我的主人,我沒有想到這樣溫馨的家庭會變成這樣。

抱著我的你再也沒有笑容,看著你就那樣沒有表情地抱著我,我的心很疼。哭吧,我的主人,心痛就哭出來吧,我懂你的,我不會笑你懦弱。可是,你依然那樣沒有表情地抱著我。你的倔強讓我的心更痛了嗬!

今天,我看見你哭了。傻瓜,何必堅持那麽久,早點哭出來的話,心中的痛會少很多吧。

靜寂的房中隻有牆上鍾表的滴答聲,陽光很暖,我的主人,一切從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