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白雲鋪滿整個天際,整個高安鎮。天空有厚厚的陰霾,霧靄蓋住了整個蒼穹,但天空還是暖暖的掛著一顆火紅的太陽,慵懶的陽光斜照進燦江高中。

高一實驗一班。

此時掌聲此起彼伏,教室充滿點點滴滴的喜悅氣氛,連牆角的塵土也跟著鬧得沸沸揚揚的。

“我們祝賀全校第一名,江燦浩同學。”全部的目光齊刷刷的都落在這個人物身上。此時大霧漸漸散去,街上開始人來人往的,熙熙攘攘,熱鬧極了。

“原來,他就是江燦浩啊,我以前都不知道他是誰呢!”

“是啊,是啊,我也不知道,他老是那麽……”話音未落,

女孩停住了口,嚇得麵目有點慘白,因為此時江燦浩正盯著她,她退了幾步,倉皇而逃。

他靠在窗邊,繼續望著天際的那一厘米微藍,他自語道“好美!……”

第一次期中考試成績下來了,那個從來不被人知曉的名字,此時正被掛上光榮的獎牌,寫在那個排名榜上的第一個位子。一瞬間,誰都知道高一實驗班有這樣一個風雲人物,叫江燦浩。

“燦浩同學,我……”

“不知道,我不懂。”

“可是你不是滿分嗎?滿分又怎麽樣。我瞎蒙的,不行啊!”

那位女同學嚇得退了幾步,走開了。眼睛裏麵掛著淚痕。

“喂,全校第一了不起啊,問個問題拽什麽啊。我早就看你不爽了……”砰。一張椅子掉到地上。

“千島同學,算了。別跟他計較了……”“是啊,無所謂了,問老師就好啦……”大家忙著勸架,同時向江燦浩投去鄙視的眼光,直到看到他肩膀上的血跡,一個個像怕被拖累的人,躲開了。

他眉毛緊促,有些疼痛,隻是他還是要強的假裝沒事的樣子,粗魯的從書包裏麵拿出幾張紙巾,擦了之後,扔到窗戶,隨著風飄散,像散落一地的思緒,淩亂不堪,卻怎麽也拾不起來。

一時間,整個燦江,都知道,高一的天才江燦浩是自私的人,是個高傲的人,因此,一開始的崇拜,一瞬間瓦解。每個人對他避而處之。

牆角的小花靜靜的開放,斑斕的色彩,遮住了那些灰色的磚石,那個春天,學校窗邊彌漫著頹廢而憂傷的氣息。所有的植物都在濕潤的空氣裏麵旺盛而快樂。隻有江燦浩,這個燦江高中的天才,臉上浮起的,依舊是黑黑的烏雲,彌漫整個天際。

6月,春光融融,溫暖的陽光在每個人心中依舊溫存,太陽慵懶的照在地麵上,整個蒼穹又是點綴著暖暖的微藍,柔軟的白雲浮動著,一朵朵,自由的在天際翱翔,那麽美,那麽傷。

他喜歡這樣的日子,有點小陽光,卻不是那種毒辣的陽光,他也喜歡藍色,一點點微藍,一厘米就足夠溫暖他一整個胸膛。

“看到沒有,旁邊就那個走在你旁邊的那個男的,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才江燦浩,不過聽說他很孤傲的……”

他又一次狠狠的盯住那些人,“別在我麵前議論我,你自己有資格嗎?你看看你自己……”

他又一次用他的言語,激走了那些議論他的人。所有的人再一次孤立他。

可是他從來不在乎,他喜歡一個人,喜歡一個人走一條小徑,喜歡一個人拿著那個陳舊的MP3走在街道上聽聽那首“翅膀”這一切,他都喜歡,他孤獨但是眼睛裏麵總是充滿驕傲,他以為,他一個人也可以好好活著,而且要用驕傲活著。

天空的依舊那麽微藍,點點黃色的陽光點綴著天空的光芒,這樣舒適,令人想久久的睡上一覺。但越是寧靜,卻越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他依舊徑直地走上4樓,高一實驗一班,那個他想逃離的卻又不得不進去的班級。坐罷,他從書包拿起書本,必修4,開始全神貫注的細看著,時不時拿起筆嫻熟的寫寫畫畫,好像一下子就能把所以的東西都能記住。那樣聰明的他,那樣頭腦在外人看來賦有天賦的他,在外人的不屑下,依舊有的高傲。此時老師隻是講到必修1而已,但是他總是可以快別人一步,自己去學習那些他不喜歡的東西,隻是他知道,那是他離開這裏的唯一方式。

鈴聲在人們吵吵鬧鬧的時候不經意的響了,所有的同學也都掃興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剛才那些圍聚著討論的話題,似乎激起他們腦細胞的活性,於是鈴聲的詐響,令他們乏味。

第一節,數學課。

數學老師是師範大學畢業的教授,對於數學很是在行,他也總是出一些令人抓耳撓腮的題目,讓他們解得天花亂墜也解不出來。

說罷,他就這樣在黑板上寫下一道題,然後轉過身,用爬滿皺紋的臉外帶那個總是時不時吐出口水的嘴巴咧咧的說道”這道題是我們上大學的時候我們老師發給我們做的第一道題,當時全班就我一人做出來了,”說著他,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你們也做做看,看效果怎麽樣。”

“哇,不是吧,大學的題給我們高一的做?有沒有搞錯?……”

“是啊,老師是想炫耀他自己的才能吧?”

“……嗯啊!”

吵雜聲繼續著,“老師,等於4的5次方,對不?”

一堆腦袋齊刷刷的又一次往後看,就像一開始老師公布第一名的時候一樣,是的。又是江燦浩。

“你,你怎麽知道的?”連老師都放大瞳孔望著他,就像尋找著什麽珍寶一樣。

“我算的。”

又是這樣簡潔而又欠揍的回答,老師也知道他的性格,就不便多問,而是自己給同學講解這樣一道題。說罷,他開始注意起那個牆角靠窗的位子,那樣一個貌不驚人的他,比起當年的自己,多了多少聰慧啊。

他開始又被所有人當天才一樣膜拜,不過,所有人依舊孤立他,遠離他。他們都覺得他是個怪胎,那麽聰明,可是為什麽總是那麽高傲?難道就不能合夥的給別人說一道題?那樣會死嗎?或許吧,他的心沒有人能走進去,他孤單,但是驕傲,就像寒冬的臘梅,孤傲的樹立在牆角邊,卻在那麽冷傲的天氣可以存活下來。

12點,鈴聲敲響,下課。人群,一哄而上的跑出教室門口,或許,這個封閉了多年的學校,一開始他們的到來就是被逼的吧。

他總是最後一個走的,他不喜歡和那些人一樣去擠那個本來就小的可憐的大門,他喜歡一個人走寬闊的大路,仿佛整個世界就剩下他一個人。然後從書包裏麵依舊拿起那個陳舊的MP3,這是他一就以來的風格和習慣,每天回家要聽一次那首歌。然後背著厚重的書包,徑直回家。

所有人都以為他的聰明是天生的,殊不知,在一開始,他也隻是一個被老師叫成白癡的男孩。而這一聲白癡便是改變他一生的話。

10年前,他6歲,第一次上一年級,一開始,他那麽靦腆,那麽害羞,都什麽事情都不過問,但是總喜歡一個人坐在那裏,看那些老師和家長對話,然後眨巴著眼睛,笑著,看著。

一年級第一次考試,語文50分,數學50,第一次,他看著這樣陌生的數字,他以為,那不是區別於他和別人的界限,他以為,一切都可以無所謂的過去。

第二次考試,他依舊那麽得到那麽慘白的分數,30,25。

往往多次了,老師也開始找他,“我說燦浩啊,你能不能聰明點啊,你這樣托我們班的分數怎麽行啊,你這樣會讓老師我領不到錢的,你也為老師我想想啊,多努力點,或許分數就上來啦……”

老師想的隻是錢,而他想的是區別。原來,我不聰明……

二年級了,他依舊是吊車尾,班裏倒數第一的總是他,這個時候老師再也忍不住了“燦浩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