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有人問,流星為什麽會墜落。因為大家都已明了,她釋懷了。

——題記

輕輕地漫步在深秋的樹林裏,抬頭便是雄雄倚立在山頂的居高臨下的家。家裏有輕躺在冰冷床沿的老人,如煙快要消散的身影,深深竄入腦海。

那便是我的外祖母,那雙鬢早已詮釋了歲月,容顏消散,甚至在我的視野裏早已模糊的人。我恨不得她永遠不要出現在我的視線裏,看見她的偏心、惡毒、小氣,苦痛總會從心底蔓延,於是我開始對她冷漠,冷漠,最後總是慢慢被時間黯淡。

秋葉一葉葉掃過發跡,一片片勾起往昔掩藏在心底的陰霾。她笑盈盈的從包裏掏出一顆糖,喊著身邊的妹妹,我呆呆靜默的看著她托起妹妹的頭發,輕輕環過她的肩,親吻著如海藻似的卷發。妹妹嘴裏不斷抖動著,像隻小貓在她懷裏蹭了又蹭。我突然覺得太陽如此刺眼。閉眸,心底湧起一陣酸澀。我記得她麵對我是如此狠心,鞭親撫著肌膚的那些時候,生活也越發的乏味。

終於,某一天,我離開了那座地牢,那座冰冷絲毫不惜情分的古堡。我再也沒有回去過,那些記憶被爸媽的愛所占取,被掩藏在時間的輪崖裏找不到蹤跡。而今,我再一次徘徊在它周圍,聽說那裏有人還在等我告別。

秋,是悲情的。那懸在天際的山頂越發的令我疼痛。一隻小蝶飛到肩頭,我輕輕的揚起手臂,下一秒眼神刺骨的寒冷——地上躺著的粉蝶,揮動著翅膀,振動著內心倔強的堅強。我緩緩邁開步伐,小心翼翼的伸向她顫抖的身體。不住的愧疚,愧疚又悲傷。她在我伸向她的時候,狠狠拍打翅膀,往後滾了去。翅膀碎了,身體躺在金黃的大地上,再也不動彈。我愣在原地,淚飄飛在天際。

那是不是我?我此時是否如外祖母?我想起在爸媽身邊的時候,她來過家裏,我都逃之夭夭。等她離開,爸媽呈上那些漂亮而華麗的禮物時,我卻滿不在乎的丟入垃圾桶,扔掉了對她來說如此保護的錢……我仿佛看見她離開時的落寞、惆悵與自責。我放好看到她在床沿苦苦哀求見到我,她要告訴我太多的東西,隻是我還不肯回去……不想從天空墜落懷抱……

起身,轉眸,母親那紅腫的雙眼映入眼簾,她幾乎要跪下,幾乎是絕望,她嘶叫著:“都是我的錯,她才如此對你。可是,她是愛你的,回去,聽一下她要說的吧,也許是…最後一次了求你了,還在。她、快不行了。”

天在打雷嗎?我快速邁開步伐,幾乎用盡全力。我還沒有到,不準、不準離去!

這一刻,流星,終於墜落。她要回趟老家,為心找一個安靜的天堂。

重慶十一中高一:滎薰

點評:本文情感細膩、深刻,前後對比突出主人公的情感變化,文辭華麗,語言生動。但文本內容與文題關係不夠緊密,文本內應加入部分對流星的描寫,用此來突出流星的線索及象征作用。

點評教師:王緒然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