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的眼淚,隻有夢裏看得見。我多想再見你,哪怕一眼。全是未了的眷戀。

那些殘留的畫麵,滾滾紅塵裏千百次的尋你,再見已是人事全非,未有無言的悲哀、轉身離開…

夜的淒涼是冰冷的潮氣,無法平靜的心總在顫抖。身體已覺千斤之重,沒有知覺、沒有氣力,仿佛脫虛的斷臂,搖搖欲墜的靈魂承受著痛徹心扉的煎熬。無言中唯有望著姍姍來遲的圓月,這是多麽慘淡的月光,它無孔不入,滲透在他的血液裏,腦海一片空白,隻覺心是千般的痛。忽明忽暗的煙頭在夜裏顫抖,他深深吸了一口,吐出,小小的屋裏便滿是彌漫的煙霧。

他的思緒開始活躍,一個個雜亂的片斷漸漸明顯;曾經與她相識的畫麵,是平凡而浪漫的,她叫霞,人和名字一樣美。仿若是夕陽下的那片彩霞,滿是神秘、詩意的美。最不能忘記分離的那一天,她倆各自要上相隔千裏的大學,分開那天整個世界都在哭泣,他們相約三年後的相聚,共同守著那個諾言“誰也不許離棄誰,堅守著彼此,等待重逢的那一天。”

一別兩年,那天她的一個電話卻卻徹底打破他的寧靜生活。她在電話那頭說:“請你不要等我了,我們分手吧,相信你會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說罷便掛掉了電話,他再撥已是關機。他聽得出她聲音的顫抖無限悲哀,她一定不是真心說得,對!她是有苦衷的…”他想著一切可能。從此沒了她的音訊,他寢不安席、如坐針墊!

突然感到手指微微的疼,原來是煙頭燒著手指。

等待是漫長的,無期無盡,度日如年。他在等待什麽?等她可以說聲和好的話、等她突然出現…

“不,這是妄想!”

等待是痛苦的,他不想如此下去,“我要去找她,無論天涯海角,明天就去…”他將手裏的煙頭狠狠扔向窗外的夜空!當愛變成遙遙無期的思念時,一切是那麽的痛苦與漫長,滾滾紅塵相遇隻是緣,堅守著曾經的諾言,要等到你我再見那天。

第二天黎明,他踏上尋找她的旅程,縱然相隔天涯也要將它尋回隻為那個承諾。

列車開動了,月台上初春的風涼意逼人,他忽然想起薔薇的那首《月台》

當你踏上離別的車站/我終於不停的呼喚呼喚/千萬萬語還來不及說/我的淚早已泛濫泛濫“淚斷了弦,心是一片汪洋海,回憶再次出現!

那是2006年初春,一切是新的、美的。初入高中校園,他被美景所迷;花園中初開的鮮花,其實這一切也比不上看到她的那一眼。遇到她是緣份,上天對他的眷戀,滾滾紅塵裏,隻需一眼她是自己的一切,活著,是為了等她。

她叫霞,與他同班同學,當她在講台上作自我介紹時,那含羞嬌美的姿容,動人的聲音讓他癡迷,他想再也離不開她了。暗戀她兩年後終於開始她愛的攻勢,還記得曾為她寫了很多的詩,靈感如湧泉一首首詩從他筆尖流出。有這樣一首詩;

當春天的嬌顏悄然而來時%

你出現在我的眼簾%

隻需一眼%

便將你裝進我全部世界%花開花落,日月變遷%

再也無法動搖你的地位%

因為%

今生注定為你而活!

這注定是個美好的季節,早晨空氣清新、鳥聲悅耳,雖然晨霧還未散盡,卻可以清晰的看清校園中的綠和多彩。這是他倆便在校園中某處樹蔭下或花園裏讀書。有時靜靜的坐著欣賞一首詩、一篇散文,有時大聲朗誦課文。沒有多於的話語,隻有書香和兩顆年輕和奮進的心。有時在他小屋裏聽音樂,流行音樂在屋裏飄逸,這是屬於他們的世界,充滿無限甜蜜。最快樂的是黃昏之時,他們一起去爬山夕陽。

天空晴朗,晚風拂過、讓人精神氣爽。他牽著她的手往山頂爬著:“霞,你聽好悅耳的鳥聲,好豔麗的野花,”

“那是,要不然我咋會和你來爬山呢,上麵會更美”

這時一陣風吹過,帶著花的香味和鳥的歡悅。

終於爬到山頂,這時夕陽已落到山頭,天空一片霞光,紅彤彤的太陽給萬物披上了一件娜紗。他們坐在山頂一塊巨石上,靜靜地看著夕陽,霞挽著他右手,頭靠在他肩上“華,此刻我真的好快樂,隻要和你在一起我都是開心的,”“我們是最開心的人啊”

“真希望我們永遠都不要分開”

“不會的,隻要兩顆心堅守著”他說的信誓旦旦。

“我想聽你唱周傑倫的《東風破》”

“好啊…”

他站在山頂,望著昔日巍峨的山峰、高樓大廈,如今皆在腳下,一腔豪氣臨胸。不禁想起那句“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快唱啊,發啥愣呢…”

沙啞深情的歌聲飄起;一盞離愁孤單駐立在窗口我在門口假裝你人還沒走注定如重遊月圓更寂寞…

一片夕陽、一首情歌、一對戀人,在山之顛、花之間。

好景總是不長,很快他們便要分別。兩地相隔千裏,離別的車站中,他們揮淚告別,四目相對唯有無言的悲傷與不舍!

列車停了,他走出站台踏上去霞家鄉的汽車。這是一個落後的山村;泥路土房、犬吠豬吼…

他真在苦思還怎樣找尋,迎麵走來一位老奶奶,便走上前去問道:“老奶奶,你知道巍霞家住哪裏嗎?”

“你說啥,小夥子”她似乎沒有聽清

他有重複了一遍,

“她呀!唉,她不住這村了,已經嫁到鄰莊去了,真是個苦命的孩子…”老奶奶預言又止,滿臉傷心同情。

他的心猛然一震“她怎麽了…”

“她是我們村唯一的女大學生,可惜去年她媽得了重病,無錢治病,她退了學,嫁了一個有錢的男人,他答應治好她媽的病,其實她是不願嫁的,實在是她媽病已無法再脫,出嫁那天她哭的好傷心…”老奶奶如泣如訴,老淚縱橫。

“不,為什麽會這樣…”真是晴天霹靂,他隻覺眼前昏暗,,可惜去年她媽得了重病,無錢治病,她退了學,嫁了一個有錢的男人,他答應治好她媽的病,其實她是不願嫁的,實在是她媽病已無法再脫,出嫁那天她哭的好傷心…”老奶奶如泣如訴,老淚縱橫。

“不,為什麽會這樣…”真是晴天霹靂,他隻覺眼前昏暗,一片空白…

終於他“啊…”大叫一聲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眼淚哭了出來,他要將所有的相思愛戀、肝腸寸斷、無限悲痛發泄出來!

誰說男兒沒有淚,隻是未到傷心處。當愛成空,當夢中的人受苦腸斷時,曾經的堅強也全粉碎,唯有一腔悲淚。

她順著老奶奶指的找到霞家門時,遠遠躲在一棵大樹低下。良久霞出現了,她扶著一位老婦人。隻見霞憔悴的臉滿是愁容,身體幹瘦許多,披著頭發,眼神黯淡無光…

這是那晚霞一樣美的她嗎,這時他深愛的霞嗎?他的心陣陣刺痛,真想跑過去抱住她…寧願這一切由我承受…“霞,我對不住你,是我連累你了…”老夫人哭泣著,

“阿媽,別這麽說,我是你女兒,你是我的一切啊…”一顆清淚落在她手上。

“我多想此刻為你拭淚啊,我應該過去嗎?”

他不知該怎麽辦,耳邊響起老奶奶的話“那個男人答應治好她媽的病”“霞,我尊重你的決定…”列車開動了,他離開了這魂纖夢移的傷心之地…

當愛成空,深愛的人隻能遠遠相望,卻不能訴說相思、一起斯守時,是痛徹心扉的抉擇。

嚐著淚雨的撕心,誰知道,在這條愛河裏是誰離棄了誰。

《完》一切隨風

岷縣二中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