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捏著短粉筆頭,左手不經意地撓著那一頭黃發,她嘴裏時不時嘟囔著:“應該將家鄉咋畫才更漂亮呢?”每次想到這兒,她腦海裏便會浮現出那低矮的草房,苦澀的老井,還有那座寂寞的山……她如星子一般閃亮的眼睛就會變得憂鬱而茫然。

她叫菊花。與我們不同,她沒有兄弟姐妹,隻有一個瞎眼的老奶奶。村上的老人說,有一年秋天,那時還耳聰目明的老奶奶到山上去拾柴火時,在山腳的菊花叢裏發現了這個棄嬰,正好她一生無兒無女,孤苦無依,便欣喜地抱她回家,取名“菊花”。當菊花年歲逐增,便像同齡人一樣問起自己的身世來。奶奶知道外麵一些傳言,於是順水推舟,說:“娃呀,你是山神的閨女,山神可憐我這輩子辛苦,就讓你來和我作伴,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比他們有福氣,山神保佑著你呢……”從這以後,菊花再也不問了。可突如其來的一場瘟疫,使得那村口好幾十頭牲畜一夜之間全都死了,連後村的趙嬸、錢叔,伯伯們也“走”了,同時也奪走了奶奶那雙明亮的眼睛。從這以後,菊花成了奶奶的眼睛,每天在煤油燈下幫奶奶穿針腳兒,幫奶奶鋪平破被褥,幫奶奶按摩眼睛,幫奶奶倒洗腳水泡腳……

突然某一天,“孩子,奶奶越來越老了,不能拖累你一輩子,老師說你成績很好,希望你能去省城裏接受更多更好的知識,將來衣錦還鄉,讓奶奶樂嗬樂嗬。大家聽說你能去省城讀書,張嫂送來了雞蛋、李伯送來了一些錢、王嬸送了一雙布鞋,還有鄉長給你的一封介紹信,你帶上它們,別讓奶奶失望哦!”奶奶含著眼淚,用她那長滿老繭的手撫摸著菊花的頭,菊花藏著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嘴裏連連說著:“知道,知道……”

出發的那一天,菊花在荊棘滿地,坑窪泥濘的路上走著,其間下了許久的傾盆大雨,菊花也因此弄得狼狽不堪,曆盡千辛萬苦翻過幾重山後,眼前隻剩下那神秘的神山。她從小就知道那座神山與自己有著不可分割的聯係,但不知為何,她總是不願走近她,是不敢?不願?她自己也說不清。此時,山上的野菊花正開的爛漫,那濃鬱的香味弄得她鼻子發酸,山是那麽的高大,蒼翠,山神也一定是位很慈祥的父親吧,就像村裏狗娃他爹。她不緊張了,輕輕的走近山腳下,用她那稚嫩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摸著大山:“山神,奶奶說我是你的孩子,現在我要離開村裏,去山的另一邊讀書,等我出息了,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遠方似乎傳來了一聲:你去吧……孩子……我等你回來……菊花麵帶微笑地拭幹了淚水,翻過了那座山。

城市的霓虹燈格外耀眼,暈頭轉向中她睜開眼,倚在公園涼椅上,星星正向她眨著眼,回想著奶奶那爬滿皺紋的臉,菊花閃著淚光慢慢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菊花興奮的來到了鄉長介紹的那所學校,在她看來那是宮殿一般的地方,她興高采烈地直奔校長室。有禮貌的叩響了校長的門,她被校長叫了進去,校長用驚異的眼光從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麵黃肌瘦的臉,一雙沾滿泥土的黑布鞋,還有那一雙不應在她臉上發現的星星一般閃亮的眸子。校長接過介紹信,並沒有多說什麽話,開了門,手指著樓盡頭的教室,轉身看著菊花,“那以後就是你上課的教室,希望你與同學融洽相處,快上課了,去吧。”菊花向校長敬過禮後,靦腆的低著頭走進教室,頓時教室裏沸騰了起來,那聲音似乎有種壓力使她怎麽也抬不起頭來,同學們議論紛紛,這時班主任走了進來,即刻鴉雀無聲,班主任親切的介紹了菊花,並把她安排在了班級成績最好的同學尉如風的旁邊,當同學們聽到這麽土的名字時,傳來了陣陣笑聲,菊花坐下後,周圍同學都捂住了鼻子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開學的第一天,菊花仿佛過了一年,她不知道自己咋的了?同學們都不願與她玩?在老家的時候她可算的上是萬人迷。她也不知道同學口中說的肯德基是什麽雞,是野雞嗎?更不知世界上還有叫MP4的怪玩意兒,那東西竟然可以自個兒唱歌……每當這時,菊花就想起了家鄉的野酸棗,大核桃,還有奶奶做的大烙餅。開學的第一個星期五,菊花和大家一起去上體育活動課,可就在這天發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

尉如風因為成績好老是目空一切,非常自以為是,她認為這樣一位土氣的女孩坐在他的旁邊是一種對他的藐視,太丟臉了,於是趁著同學們上體育活動課的時候偷偷回到教室將自己的錢包塞在了她的布包裏,原隻是想開個玩笑,可不巧,班長剛好經過,把一切都看在了眼裏,尉如風並沒有察覺,還在沾沾自喜。體育活動課一下課,尉如風就假裝很著急的找錢包,找了一會兒,便要求搜菊花的布包,可菊花怎麽都不肯,大家便一致認定她是小偷,就搶過她的包,錢包從包裏掉出來,同學們都氣憤和嘲笑的用手指著她罵她是賊,還不時有“鄉下人就是這樣的,就是那麽不害臊”等話語出來。在一旁的班長再也忍不住了:“我可以證明,錢包不是她拿的,我清楚看見是尉如風在體育活動課上把錢包藏在菊花的包裏的。”同學們半信半疑的朝尉如風看去,尉如風漲紅了臉,慢吞吞移到了菊花麵前,羞愧的說:“對不起,我隻是心理不平衡,自從你來後,你的成績總是排在我的前麵,但你卻連肯德基都不懂,希望你原諒我,隻是想跟你開個玩笑。”菊花大方的伸出了手和尉如風友好的握了手,同學們敬佩菊花的大方,不約而同地鼓掌,窗外的班主任流下了淚。

時間像白駒過隙,一晃十年過去了,由於成績優異,校長毫不猶豫的將菊花保送進了一所有名的醫科大學,當時的名額隻有一個,菊花後來才知道這個名額是校長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大學臨近畢業,菊花被當時一所十分有名氣的國外企業看中,從一個黃毛丫頭轉身變成了如今落落大方的淑女,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菊花談戀愛了,小夥子叫清水,據說是他們村一直因缺水幹旱而受窮,他爹就給他取了這名,清水很爭氣,成績也很優秀,一直從小山村竄進了城裏的名牌大學,工作後,小夥子也很出色。由於菊花的長期個人工作業績遙遙領先,公司便想派她去國外總公司上班,恰好男友也要出國考察,菊花起先很高興,可一封家書使她動搖了,家鄉又鬧疾病,死了好多人,晚上睡夢中浮現出奶奶哭泣無依的臉,山神憔悴的眼神,還有那低矮的草房,苦澀的……第二天一早,她與清水商量,“我們來自山村,出來這麽久了,都沒有機會回去,該回去看看了,我還有奶奶,我應該服侍她到晚年,你也該回村看一下父親了,我們搭明早的飛機回去吧,好嗎?”本以為清水會一口答應,但沒有想到“我們從那小山村爬出來都不容易,現在還要回去,你沒事吧?”她驚訝不解,失望,最後清水給出了這樣一句話——既然如此,你還想再飛回到那窮地方嗎?他隻給了菊花一天的時間考慮。隔天,菊花微笑著對清水說:“對,我要飛回大山去。”

收到菊花的家書,知道菊花回來,鄉民們敲鑼打鼓得來到了村口,像歡迎幹部一樣的歡迎她,鄉民們看到了一輛輛像房子一樣的車,好像在看西洋鏡,菊花從車子裏走出來,兩步並作一步的來到了村民中,在鑼鼓喧嘩中,菊花再也藏不住淚水了,菊花像小孩子般歡呼,在鞭炮聲中,菊花如同眾星拱月般被鄉民們帶回她闊別已久的家,鄉民們還特別準備了酒席,直至夜幕降臨,鄉民們才一一道喜歸家,奶奶和菊花回到屋之後,在屋裏燒起了炭盆,幫奶奶邊洗腳邊講著城市裏的一切,把醫書上看到的藥材講給奶奶聽,奶奶時流淚時微笑,慢慢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