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懂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不懂矛盾同一性鬥爭性與普遍性特殊性;不懂詩詞雅韻平平仄仄;不懂北大西洋暖流秘魯寒流;不懂國際政治局勢經濟危機;不懂方程函數;不懂“English”與“Chinese”;甚至有些連什麽是社會主義製度都不知道。他們隻懂如何將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如何能竭盡全力將錢省下來;隻懂一定要讓孩子成龍變鳳,成才成器,不論代價如何;隻懂天涼多添衣天熱少著衣;隻懂自己地方的方言;隻懂“那個官兒權力很大,他很厲害”;隻懂整日勞作每天操勞,無休無止無怨無悔——這就是“草根”。

在學校男廁所的旁邊,是一個小型的垃圾場,鍋爐房的師傅每天將燃完一次地煤的煤渣倒在這個垃圾場裏。但這些煤渣不會就此沉寂,在上午的固定時間下午的固定時間,都會有一個穿得很隨意不化妝打扮的大約四五十歲的中年婦女拿著篩子和簸箕將這些煤渣回收利用。她站在垃圾堆中,垃圾在她的四周。她無視任何進出廁所的人,隻一下下地篩著煤渣,然後將篩好的煤渣倒到簸箕中,接著繼續篩煤渣,再倒,直到簸箕滿了為止。這種事曾經還遇到過一次。有一次和母親一起逛街,回家的時候路過一個煤渣堆,旁邊有一個老人,也拿著簸箕重複著那個婦女一樣的動作,我和母親開玩笑說:“這種東西也有人要?”母親卻沒有笑,而是認真的說:“這種東西可搶手了,一般人還不能隨便來篩,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早來篩了。”我沉默。

垃圾堆中的中年婦女,煤渣堆旁的花甲老人,以及千千萬萬“篩煤渣”的草根,他們是唯利是圖雁過拔毛嗎?他們是是興趣使然休閑娛樂嗎?他們是吃飽了撐的閑來無事嗎?他們是真的喜歡並鍾情於這種事情嗎?不,他們不是!他們做這些事也是迫不得已,隻因他們窮,他們是草根,他們是最底層的人!誰不願意周一至周五高高興興的上班,周六周日舒舒服服地待在家上網聊天或攀山郊遊釣魚散步?誰不願意接受高等教育住寬敞房子有代步工具?誰不願意吃好吃的飯菜穿漂亮的衣服?誰都願意!——但“他們”不行。他們隻能節衣縮食,隻能住低矮的窯洞,隻能步行去目的地,隻能吃隻能填飽肚子的飯菜,隻能不停的勞動和單調的娛樂,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別人”出行“龍車鳳輦”吃飯“美味佳肴”穿衣“綾羅綢緞”住房“瓊樓玉宇”。

一個社會,一旦“草根”“蔓延”開來,“鮮花”也就離“凋謝”不遠了。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縣普通高級中學高二:張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