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本來應是我們所與生俱來的,更是孩子本性的代名詞。但隨著塵世的汙濁,讓它與我們愈來愈遠,現在應該大膽地將它找回來。

每當門口的孩子玩耍時,我總是能忘記許多生活和學習上的苦悶與煩惱,沉浸在他們的打鬧與嬉笑之中。他們想玩就玩,放縱真性,盡情地展現著他們的天真。而且,特別是嬰兒的眼睛,還沒有經曆人世間的汙濁,如荷花般潔淨。他們是那樣的單純,和透著生命的靈動感,讓我不止一次地為之震撼。

而現在許多人世,讓單純早已灰飛煙滅。有的人竟說單純是多麽的幼稚的事。這是真的嗎?你能說單純不好嗎?似乎複雜一定是勝過單純與無知嗎?單純讓你完全放下束縛,放下自在,讓你用真心體悟身邊的事物。難道這種愉悅與快樂還是整天遵守標準,你爭我奪,看人眼色的複雜生活好嗎?顯然,幼稚的不是單純,而是複雜的我們。

所以,一些上學後的孩子,感覺生活乏味,很想再回到幼兒園。而且,我們認為智障兒是社會的負擔。從一部分上講,沒錯,但從根本上講,他們卻能隨心所欲地展現著生命的美麗。而一些複雜的人,自以為複雜的人世是世界的本源,卻會因人事而活得很累,整天爭吵,甚至輕生。難道從這方麵講,智障兒是低人一等的嗎?

小時候,我們都應該讀過讀過靜夜思,”床前明月光,……”。這首詩現在看來,肯定特幼稚,但卻是高深莫測。他讓我們學習到了什麽是單純,用慧眼與大自然促膝談心。這是一種偉大的單純,對於我們淺薄的認識可謂可歎、可悲、可笑。平凡就好,這個原本應是最高境界的話,卻被許多人認為是平庸的象征。這正如在十八世紀中期,,發明汽車後,人們從騎單車,電動車,最後到汽車。在中國,汽車是婚嫁的必備良方。而歐洲呢?卻早已用單車取代了汽車。這是不是上天對我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現在你又回到原點,或許比你複雜而又無窮盡的世事總簡單多吧!故一代大師啟功有言:”練毛筆字,除了看墨跡,不一定要太拘泥於規則,該怎樣夾花生米就怎樣握筆用心寫或許才是開啟它的大門。

而且,你看那些法師會看透整個宇宙的本質,他們又不會超越時空,為什麽呢?因為他們將複雜的世界本質化了,變得很簡單,而且單純的世界,自得其樂。這種快樂是永恒的快樂。許多深奧的問題,到最後大多都是最原本的東西。藝術也是回歸生活本源,尋找樸素美的過程嘛!

單純,其實一點都不難,就如植物一樣簡單的活著,又如不絕的水又像短促的花。找回了它,你或許找到了你苦苦追尋的東西。

 

浙江省寧波市榮安實驗中學高二:張譯臣